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由於前兩篇發表後有ㄧ些回應與質疑,其實零星地回了ㄧ些,可是在論辯中很容易不小心就會失之於太過零散,而且也發現了ㄧ些現在檯面上在談區段徵收時很容易被忽略的問題,值得再講清楚ㄧ些,所以,在這裡試著把區段徵收核心性的問題在圖上看不出來的部分,分篇慢慢補完。

文章標籤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由於前ㄧ篇比較偏文字敘述,偏偏區段徵收在實務運用上的奸巧之處,很難用文字對非法律人、非地政人講清楚,因此利用颱風放假天,在繼續趕研究案跟年底發表論文之前,我試著用有圖可稽的實際案例來說明區段徵收這個制度的不須妖魔化,因為這制度本質上就是妖魔!

目前相關個案都不難找,大埔、淡海二期、桃園航空城等案都可以很容易找到相關資料,請大家可以就有興趣的個案自己拿資料書圖對對看,可以增進了解。這裡,就從大埔案開始!

文章標籤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要看徵收問題,必須要先弄清楚徵收制度(包含我國獨有的區段徵收)的制度意義;而徵收的制度意義,首在出自憲法保障私財產權的法理,此點在前面幾篇文章裡大體都已經做了說明,乃是出於國家機器因公益或公用原因,不得已所為之強制性剝奪人民受保障財產權措施,而規範這種措施的制度即為徵收法制。徵收法制傳統上因而乃係為了限制國家機器動用徵收權力而來,並不是為了鼓勵徵收而設,故由此衍生徵收目的限制、嚴格法律保留、公益性、嚴格要求比例原則、無補償無徵收與先補償在徵收等徵收法制上的核心元素。有關這些徵收法制特有的核心元素,在前面幾篇文章都已經有所說明,這邊就不多所重複了。

因此,這裡所要強調的是,在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價值立場出發,其實最首要、最重要的觀念並不是人民是否因徵收受有補償,而是發動徵收的原因必須擁有非比尋常的公益性與必要性,這直接涉及徵收的正當性與合法性;而當徵收案的公益性與必要性欠缺時,並不會因為提供合適(甚至是超額)補償就能夠俟後地治療其原有瑕疵的。而這一點絕不會因為個案中採行的是徵收還是區段徵收而有差異。值得注意的是,區段徵收之所以是個有問題的制度,也就在於它過度鬆動了這兩個核心限制,而把徵收弄成了地價遊戲而可以大規擴張徵收範圍,把人民的財產變成可以為了政府財務無所禁忌予以取用,所以,當討論徵收,尤其是區段徵收,只從補償的合理性與有利性來談,基本上等於把邏輯命題的前提丟了不管,只要結果看來不錯就好,這樣正是把整個問題斷章取義,扭曲了問題的應有樣貌。

文章標籤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