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寶案在審議時,出奇順利、快速地獲得了預期的結果,但是我卻沒預期到,農民們竟是如此平靜地接受這個屬於他們的勝利果實。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環境問題還是經濟問題? - 代結語
當我們把能源會議的討論重新咀嚼,其實不難發覺所進行的討論往往在不知不覺間,仍然將環境與經濟當成對立衝突的兩元予以看待,而幾乎是把環境需求默默地當成必然的經濟利益妨礙者。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生能源市場及其未來
從上面提及再生能源的這兩個特性來看,再生能源的推動除了大規模的風力電廠、光電、地熱發電設施外,其實必須更注重個人家庭、社區或鄉村裝設系統,尤其是hybrid system 的普及化。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生能源的運用與供電安全
推動再生能源是目前全球用以解決化石能源短缺問題希望之所在,但是,無可諱言的,對不少人而言,再生能源並不能取代核能及化石能源。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能源結構與產業結構的相互依存
承上述,既然能源結構決定電的輸出、供應,而且滿足電力市場上的用電需求,可以想見的是,是誰要用電?用什麼樣的電?用多少電?這三個問題便會影響到能源的結構。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供電安全、能源(電力)市場與能源結構
雖然以人類目前生活型態來說,店的使用已經成為生活之必需,但是,無可諱言的,對於電的終端使用者而言,他們必須付出金錢已獲得所需電力的供應,這使得電力供應本身具有市場經濟活動的特性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從結果來看,2005全國能源會議的結果,對於絕大部分注意氣候變遷及溫室氣體排放的環保人來說,由於會議結論對於溫室氣體減量未設定基準年等問題,恐怕都是很難滿意的。但是若把問題轉到另一個角度來看,溫室氣體減量既然是整個國家,甚至是全球性能源政策必須追求的目標,筆者可能會更關切究竟我們享用什麼方法在什麼關鍵性事項上去改變,好去達成這個目標。換言之,用來達成溫室氣體減量的具體工具、方法何在?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政府一直說要拼經濟,人人也都說經濟最重要,而經濟表現似乎也成了衡量執政良宥最重要的指標,這大概是過去十年來台灣社會最明顯的寫照。諷刺的是,看看這幾年的經濟成長,無論高與低,其實都反映不到民眾穩定性收入,卻不斷看到各種奢華的物質炫耀充斥耳目,資本家越來越強大,伴隨著社會上從事投機性投資致富成為當道;而歷來的政府一直告訴我們,要有更高的經濟成長,那我們日子就會好過或是過得更好。然而,真的是該這樣解決台灣社會上經濟問題嗎?看看這一兩年貧富差距激化現象的明朗化,似乎才讓整個社會開始意識到,發生在台灣的經濟、社會問題,也許未必是整體地錢賺得不夠多,而是財富分配不均的問題。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在立報登出後,環保署在回應文章中,似乎頗不以為然。在此除呼籲環保署心平氣和看待批評外,也再稍微回應如下: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立報11月15日刊登逢甲大學助理教授戴秀雄的「談環評的制度機能與運作條件」(上)乙文,針對部分與實情不符的投書內容,環保署已於11月16日主動發布新聞澄清,但立報續刊登「談環評的制度機能與運作條件」(下),渠仍避談環保署對蘇花改環評審查的澄清,逕自延續其不正確的論述內容,環保署除深表遺憾外,為免誤導民眾,特澄清說明:

一、環境影響評估雖為引進自國外的制度,但當初立法院審查「環境影響評估法」草案時,考量調和制度原始理想與國內特殊環境的問題,特別賦予環保署有強制開發單位執行環評審查結論及否決開發案的權力。但為了審慎行使「環評否決權」,同時建立環評公信力與專業的審議機制,在制度設計上,立法院也規定,成立環評審查委員會,且學者專家必須達總名額三分之二,目的就是希望委員會以專業審議作成集合的專業判斷。我國環保署環評委員會共有21位委員,除環保署署長、副署長擔任主任委員及副主任委員外,其中5位委員是機關代表、14位是專家學者委員,均符合環評制度及規定。戴文認為「官方代表比例過高」,顯見該文作者對當初環評制度設定的精神並不清楚。我國環評制度賦予環保署審查及涉入審查結論執行的管制權責,遠較歐美國家的環評制度為強。歐美環評報告書審查由開發單位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主持,評估報告及審查結論係供其決策時作重要參考,並未賦予環保署對開發案的否決權及開發單位執行審查結論的強制力。作者未鑒察及此,反而認為我國環評委員中於三分之ㄧ比例的「官方代表比例過高」,實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二、環保署聘任的專家學者環評委員,係由署長任命遴選委員會的專家學者,分別從公會、行政機關、大專院校、學術研究機構、環保公益團體推薦的專家學者中,遴選具有環境影響評估專長及實務經驗之專家學者擔任,相關遴選作業公開、透明。環保署亦主動發布新聞說明遴選作業,該文所稱「民間專家學者委員之提名權掌握在官方手中」,並未準確描述遴選過程的開放性。

三、另文中所稱「開發案的申請者就是事業主管機關自己時,事業主管機關的代表卻可以全程參與討論、影響決議,而此時民間團體卻是根本不得其門而入,在程序上的機會平等與武器平等可說是蕩然無存。」係對現行環評程序之誤解。蘇花改環評歷次審查會議中,民間團體登記發言結束後,進行最後討論及議決時,環保署均要求開發單位離席。但屬開發單位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代表,須列席以備環評委員詢問,不應離席,例如蘇花改案的花蓮縣長及交通部人員未離席,即係因應此項要求。目前環保署的審查作業過程,如出現對環境影響程度的爭議,則可成立由權益相關各方推薦其信任的專家參與組成的專家會議,澄清事實或對影響預測的方法論與結果進行審查;民間團體在審查時可登記發言及推薦專家參與討論專家會議,例如國光石化案共成立了五個不同議題的專家會議。環保署公開審查資訊於網頁並建立上述參與機制,戴文不得其門而入的敘述係因偏執所見。

四、另外,戴文中指稱「身為環評會議主席的環保署長,在會前就已經公開表示特定案件通過的態度,就一個追求公正客觀的程序而言,這不是未審先判,早就失去中立客觀的立場嗎?」此一段話,雖以問號結束,但其中前半段卻做了不實的陳述,是畫把打靶。環保署長一向表示,必須尊重環評委員審查的獨立自主性。環評會議結論的做成如無共識則必須當場進行以密封姓名方式的記名表決,有許多案例用是表決的。表決前主席環保署長須要求開發單位針對委員及列席各方代表的陳述或質疑,逐項提出說明供委員作成判斷,主席不應亦不便說出,或暗示特定案通過的個人態度,更無庸說「公開表示」。對於蘇花改案,環保署為回應人道關懷的民意,主動發布的新聞也只是表示將加速蘇花改環評審查的行政程序,並無意圖影響委員審查及決定的意圖。作者戴先生後半段以問號結束句子,做污衊及影射式的不實陳述,係以自己的錯誤認知來誤導讀者。

大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